走过三年风雨路 加多宝求上市回血

将乐信息网 http://www.jianglexinxi.cn 2021-03-21 16:41 出处:网络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在2018年,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李春林接任加多宝总裁之时,就确定了加多宝在三年之内上市的目标。到了2021年,三年之期已满,加多宝上市也终将迎来最后的冲刺。彭博社消息称,加多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在2018年,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李春林接任加多宝总裁之时,就确定了加多宝在三年之内上市的目标。到了2021年,三年之期已满,加多宝上市也终将迎来最后的冲刺。彭博社消息称,加多宝集团计划今年在香港进行IPO,且在IPO前需要融资至少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9.58亿元)。

自李春林上任以来,加多宝经历了多次的起起伏伏,逆转与王老吉的包装案、与中粮包装关系破裂到恢复合作、资金链断裂导致经营危机等事件让这三年的加多宝并不平静。但根据此前加多宝透露的信息来看,在2020 年加多宝已经逐步恢复正常经营,在2021年上市并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近年来,加多宝营收和利润下滑明显,资本端普遍是不看好的。上市可以缓解加多宝的资金问题,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给予供应商和经销商信心,但能否成功上市仍有诸多不确定性。”

风雨中的三年

2018年3月,加多宝集团突然公告称,加多宝集团董事局解除集团总裁王强及集团副总经理徐建新的所有职务,并委任李春林为新任集团总裁。虽然加多宝并未透露具体原因,但从业内人士的解读来看,王强、徐建新的解职与经营不善有直接关系。在2018年6月,李春林首次对外宣布,要重整旗鼓,将加多宝带出目前的低谷,并首次明确了加多宝将在三年内上市的目标。

在不久之后,加多宝爆发了资金危机,从员工罢工到工厂停产,再到经销商的不断维权,从上游生产到下游经销渠道都出现了巨大危机,缺钱、缺货、缺秩序成了当时加多宝的核心问题。直到2018年8月,李春林才首次对外承认加多宝确实存在资金问题,“供应不太正常,影响了红罐铺货的节奏”,且与“中粮过程合作存在的分歧还未处理好”。

与中粮问题在同年的7月份开始爆发,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加多宝在香港注册的王老吉公司(为加多宝商标持有公司)尚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公司旗下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中粮包装已于2018年7月6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宜对王老吉公司、智首(加多宝集团子公司)及清远加多宝草本提出仲裁申请。与此同时,中粮与作为加多宝铁罐的两大供应商同时中断了对加多宝的供应。

直到9月中旬,奥瑞金方面对外表示,与加多宝的相关事项在积极沟通中,也在逐步恢复业务合作。李春林也表示,8月份以来已逐步恢复对加多宝正常供罐。合作伙伴反目、经销商断货、工厂几近停产、员工罢工成了加多宝在整个2018年夏季的关键词。

与此同时,对于加多宝来说,另一件事也在发生,即加多宝宣布停止了与王老吉长达数年的价格战。根据经销商的说法,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2015年在渠道市场,王老吉保持每箱要比加多宝便宜4块钱;2016年,王老吉每箱要比加多宝便宜2块钱;而到了2017年,王老吉与加多宝的渠道价格已经基本一致。“到了最后,标价出厂70元每箱的加多宝凉茶,实际出厂价只要45元。”加多宝经销商告诉记者,这实际上使得加多宝的资金非常紧张,也是引发一系列资金问题的潜在诱因,即便现在结束了价格战,目前加多宝每箱的出厂价依旧在50元左右。

在2019年,加多宝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平稳时期,加多宝与供应商、经销商的出货、打款已经恢复正常,加多宝在供货、回款方面趋于稳定。同年8月,加多宝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 “全国销量领先的红罐凉茶改名加多宝”广告语纠纷案件再审判决书的公告。再审判决书显示,加多宝使用“全国销量领先的红罐凉茶改名加多宝”广告语并不产生引人误解的效果,并未损害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构成虚假宣传行为。撤销了此前要求加多宝的超过100万元赔偿的裁决。至此,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在加多宝与王老吉的诉讼拉锯战中,所有的审判结果都已被最高院发回重审或翻案。

对于加多宝来说,在2019年最高院判决胜诉,意味着加多宝夺回了使用红罐凉茶的权力,但从2012年双方分家之后,加多宝将很大部分精力集中在诉讼中。“虽然加多宝最终反转了整个判决结果,但由于这些年来诉讼牵扯了加多宝大量的精力和人力,可以说现在的加多宝已经不是当年的加多宝了,市场衰退,资金紧张,让加多宝已经不复当年。”快消品行业专家高剑锋说。

到了2020年,加多宝则致力于解决与中粮的关系问题,最终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已与加多宝达成回购协议以妥善解决纠纷。通过执行回购协议,中粮包装将收回前期于清远加多宝草本中作出的全部投资款项及承诺分红。加多宝集团将以17.43亿元回购中粮包装在清远加多宝草本科技有限公司中持有的30.58%股份。

在2020年年末,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加多宝对外表示,公司“已全部回购协议项下目标股权全数代价约人民币15.046亿元,以及第一期和第二期承诺分红共人民币5000万元,目前已全部付至中粮包装。”对于此前一直饱受资金困扰的加多宝来说,15亿元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加多宝付给中粮包装的资金一部分是来自于经销商的入股,“加多宝针对经销商定向募集资金,入股门槛2000万元起。” 该说法同样得到了加多宝经销商的证实。根据经销商的说法,在2020年初,加多宝就开始实施这项措施。此外,加多宝在年初再次要求经销商上缴保证金,以保证特殊时期的正常供应。保证金上升至50万元,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但可以向经销商返还保证金的利息。也正是如此,加多宝在要求的时间内向中粮包装交付了该笔资金。

纵观三年,除了上述事件之外,还包括了中弘闹剧、自救动员令等诸多事件。但值得庆幸的是,加多宝似乎已经渡过了最难的时候。

上市晚否?

“加多宝上市主要在于缓解其资金压力,从经营角度来看,对上市的需求较为迫切。”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早在2016年,王老吉并入到了上市公司之中,李春林上任之后,就提出观点认为“对方(指王老吉)是上市公司,加多宝仅仅是一家民营企业”,因而从竞赛的视点考虑,加多宝急需上市。

上文中提到,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加多宝回购股份的15亿元主要依靠银行借贷以及下游经销商的入股,未来加多宝需要上市才能兑换该笔股权,否则加多宝将面临巨额的补偿和利息。因此,加多宝上市已经成为开弓之箭。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引发加多宝危机的导火索是由于银行抽贷造成资金链断裂,一度靠拖欠上游供应链的货款、延缓下游终端发货节奏来勉强维持。因而在近段时间内,加多宝的官网显示,加多宝高层与银行系统来往密切,对外界显示出与银行的关系更为稳固。

部分行业人士认为,即便上市也不能让加多宝重回往日的巅峰。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中国凉茶市场的增速逐步放低,市场规模增速下降至个位数。“凉茶产业的衰落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虽然加多宝一直没有官方的数字,但是从近年来王老吉新品推出的频率来看,是需要一款新品来提振整个业务板块的业绩。”高剑锋说。

“红罐之争持续了六七年,最后看似加多宝获得胜利,但是加多宝作为弱势方在多年诉讼中长期处于被动位置,其间多次的败诉让加多宝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告诉记者,在这场争斗中,王老吉实际通过诉讼拖垮了加多宝,同时也让整个凉茶行业都进入了衰败。

加多宝目前所处的行业位置并不乐观,或者说整个凉茶行业都不容乐观。行业老三的和其正凉茶母公司达利食品曾在2017年财报中表示“凉茶市场整体增长乏力且行业竞争加剧。”且在两年连续业绩下降之后,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凉茶业务甚至不在财报中单独列出数据。

“据我所知,王老吉和加多宝在去年是完全下滑的,这主要还是受疫情影响。”朱丹蓬告诉记者,此外,王老吉早已出现增长乏力的问题,白云山近年来不断开发新品,试图挽回下滑的大健康板块,但目前来看效果依旧不理想。

正如上文所述,2020年诸如元气森林等新生代产品瞬间引爆了饮料行业的零糖潮流,而凉茶作为高糖饮品,已经步入产品的老化阶段。同时,诸如奈雪的茶、喜茶的不断融资和兴起,也标志着资本市场更为看好新型的即饮产业。

“就算加多宝最终可以成功上市,要追平与王老吉的差距依然是有难度的。同时,

本报记者/孙吉正/北京报道

目前凉茶市场热度有所下降,到了比拼品牌体系、团队创新能力的阶段,对企业的挑战也正在加大。”朱丹蓬说。

本文标题:走过三年风雨路 加多宝求上市回血
http://www.jianglexinxi.cn/zonghexinxi/627692.htm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