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宁一中吧(集宁一中那些事儿(旧区篇))

将乐信息网 http://www.jianglexinxi.cn 2021-02-22 15:02 出处:网络
这篇文章提供的集宁一中吧(集宁一中那些事儿(旧区篇)),小编为大家介绍文章内容集宁一中吧

这篇文章提供的集宁一中吧(集宁一中那些事儿(旧区篇)),小编为大家介绍文章内容集宁一中吧




集宁一中那些事儿

--献给离开一中很久的你我他(写于2010年)


我再在个塔两句:

这是一中那些事儿的最后一篇,包涵了旧区篇和恩师篇,由于中间间隔了好些年,可能有些老师已经退休,亦或者已经离开一中,所以我能给你们带来的可能仅仅是十年前的那个校园,那群老师,那个回忆.....我在最后附上一些当年拍摄的照片(但是照片有限,还望见谅),现在的建设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容颜,当时的那个校园你回不去了,那个教室你回不去了,那个温暖的午后你也回不去了......我只是希望这些文字和照片能够温暖你漂泊的心,在某个时刻想起那个最有奔头的年月时,嘴角依旧可以微微上扬,仿若再次回到那时,一个人,一群人,一班人....


旧区篇


旧区在卧龙山上,当年被一中老一批的领导认为是风水宝地,人杰地灵的圣土,我个人一直也认为旧区不错…

话说当年学校安排把文科生发配到旧区,一石激起千层浪,文科生揭竿而起,极力抵制这种不人道的行为,班里几个风云人物带头签字,并且在一个早操结束后和强珍良进行了一次谈判,结果强哥舌战群儒,以一当十,驳回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于是大家极不情愿的乔迁旧区,当时那个纠结那个不情愿呀…

到了旧区忍受了一段时间发现那也不错,虽然硬件设施不行,没有喷泉,没有大广场,没有塑胶跑道,但却是一个修身养性,潜心学术的好地方,我们也很惊诧自己的转变,那些曾经的传言说这里缺水缺电供暖不行简直就是一个贫民窟的说法完全是错误的,尤其是供暖更是造谣,暖气烫的是惨绝人寰…

原来有些事情自己没有亲身经历就不能随便听信别人,有时候他们也不清楚…

旧区的厕所必须是个亮点,刚搬过去的时候楼里的厕所还没有建好,只好到外边那个类似公共厕所的地方(水房旁边),好家伙,那可真叫个厕所,处处都能够体现厕所的存在,太恶心了,五颜六色,色香味俱全…不忍多叙,说多了都是眼泪…

后来在一片期待下新厕所竣工了,但是没贴男女,这就矛盾了,于是刚开始那几天男女混搭,哪个性别先进去就算哪个性别的,有时候会男女在厕所相遇,一片共产主义要实现了的趋势。再后来男生发扬了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又到那个公共厕所衣带渐宽终不悔了…这事儿才算是有个了结,其实但凡是有个脑细胞的人就能辨别出那是男女厕所——里边有尿池,很明显是男的么…大家是否还记得厕所门口那张鲜红的地毯,上面还写着黄灿灿的英文——welcome ,还有那个个子很高的勤劳看门兼厕所卫生清理的大爷…

我一直对厕所的设计理念不能完全理解,为什么厕所设计是面对面的,而且没有挡板(有的让给拆了)…你用何居心,你知道面对面排泄有多恶心么?枪崩你的…难道是相互学习观摩,掌握更好的力学技巧…

旧区的教室很大,放个七八十号人跟玩儿似的,当时楼门口的那两个班我思慕是以前的仓库,要不不能设计那么大,还是双开门的,夏天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冬天北风飕飕,饥寒交迫…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

每个教室都有电视,但是基本上我没见打开过,可能是说起来也是现代化教学,唉,形象工程害死人呀…教室里的暖气贼拉热,就和炉子差不多,还烫手,要是你趴在暖气旁睡上一上午,你要是不流鼻血才有鬼了,太上火….

教学楼旁边有个二阶教室,唯一去过的就是飞飞在那开的一个讲座,关于飞飞那万恶的童年和辉煌的青年以及…大家一定还记得一些,我能想起的就是:“那会儿我很穷,没有吃的,就跟几个小日去偷山药,那家伙生吃可好吃了,甜剩剩的,就跟梨儿似的,那会不醒的那家伙不能多吃,里头有淀粉了,后来吃的抹脱啦,就给吃跑肚了…”,还有就是飞飞在送他兄弟时候在车站说的那些发人深省的话:“我跟我兄弟说,老二呀,岗给你讲一个塞翁失马的故事哇…”,还有关于早恋的,“枪崩的,刀砍的,汽车过来压板的…,培根说过,哪个少女不曾怀春,哪个少男不曾钟情…”等等之类的话,飞飞V5…

校门口左边有一堆的店面,右边就有几家相对大的,有卖煎饼的,有卖夹馍的,有打电话的,有照相的,还有干洗的…

每天一下早操,就去买两夹馍或者在靠下面的地方有个卖焙子小窗户,再配上带榨菜或者整带小当家或者小浣熊干脆面那就绝版了,这也算是一顿相对丰盛的早餐了,当然鱿鱼味的干脆面是会招到万千同学的屏蔽的,那玩意儿太臭了,直接影响大家吃早点的食欲…黄带儿的那种…

一般是一个人买焙子,一个人帮大水或者买榨菜,然后周围这片人就来回倒腾的去,回来后一起吃,说说笑笑真的挺好的,一个早餐时间也就过去了。

其实生活有时真的就和小浣熊方便面一样,只要用心真的能玩出你的其乐无穷…

有时候由于只顾聊天,吃着吃着就打铃儿了,于是乎就餐时间就延迟到第一节课(好像大多都是数学),那家伙,担惊受怕的,深一口浅一口的,有时候噎的嗝儿嗝儿的,同桌一般会借此机会大义凛然的帮你在背上捶几下,其实谁都明白那几拳中有多少是关心,你透过他的坏笑就能看出来,那时候就明白睦邻友好是多么重要了,不过还是很怀念那一个个早晨的…

水房旁边有个卖拉面的地方,要是你是值日生的话就有时间去吃一顿热乎的面条,尤其是冬天那个入服…但是每次人太多,有时候还有老师,你又不好意思和他们争,于是买个白馒头加点豆腐丝就将就了…

有时候早操下的早的话还可以到外面的包子店来盘包子或者油条豆腐脑再配上一壶奶茶,啧啧.生活质量一下就拉起一个档次…我现在唯一记得就是校门柱子下好像有一家科尔沁包子店,现在好像也被规划没了…

从教学楼到最下面的大门处,一路上店面有很多,坡坡上面有饭馆,馅儿饼店,干洗店…稍微靠下点有个门诊,里面是个女医生,态度很好,再往下就是书店,理发店,照大头贴的地方了,说到大头贴我觉得最流行的时候就是毕业前的那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每天就和疯了似的,连课都不上,起早贪黑去那排队,选头像…一片火爆。总希望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定格,让同窗能铭记,相片相互赠送,相互索要,相互收集,就和集邮差不多,但要是集齐一套全班的大头贴我觉得价值远远高于集邮册…相互用这种方式保留着每个人的美好…

当然伴着大头贴的风行就是同学录的开始,这也预示着毕业的临近,那时候基本每个人案头上都摆着十来本,虽然写的有点累但却很开心,有时候写着写着就有点小伤感,要知道有的人这高中一别,再见何年,没有期许…于是大家也是很专注的勾勒着每一个文字,字字珠玑,用文字在岁月的年轮里寻找回忆的痕迹…

很多同学可能会有这样的体会,放假回家后也许很偶然的就发现了那个尘封许久的同学录,打开后发现那一张张熟悉而渐远的照片,看看那些流利柔滑的文字,体会着那一段段或诙谐或深情的段落,有时会傻笑一阵,转而陷入深深的沉思和对过往的回忆…很少有人会这样的和你说话了…

因为每个同学录的格式基本格式都是一样的,就是由我和你怎么认识的,然后发生了什么样或喜或悲会让彼此难以忘怀的事情,最后就是对彼此的祝福,而祝福语中最常见的就是:在高考即将来临之际,祝你考上理想的大学,实现自己的梦想…98%以上的结尾都是这样,不信你打开你的同学录验证一下…

在一片温馨的祝福中结尾,最后留下自己的电话,小灵通,QQ,邮箱…反正就是能在某个时刻能联系到你的方式…苟富贵无相忘!狗东西,要是你富贵了可别忘了爷…

校门口有几家网吧,在广场周围有一圈网吧,还有几个录像厅,现在也忘了那些地方叫啥名了…

在校门对面的黑廊廊里有家台球厅,是个秃头大哥开的,每个课外活动都会和几个好友去打几杆儿,高三那年这是很惬意的调剂,在旧区篮球不会,足球又凑不齐人,羽毛球又刮风,所以也只能打台球了…

后来发现在去往小树林的黑朗朗里也有一家白铁皮门的台球厅,那家不太好,里面好像就两三个案子,而且没有杆儿粉,甚至有的球杆没有杆头,直接就是木棒子杵,所以脱杆儿也是必然的,但是就近原则也就在这将就了…后来听小道消息说那家台球厅是周文聪岳父开的,再后来打台球时就文明许多了,不时还朗诵几首诗歌助兴,一片风雅颂…

大学几年打过有数的几次,还是在新华广场那等校车时那棵大树下打的,技术那个臭哇,看来有些技艺不常练习真的是会退步的,熟能生巧这话不是浪的…

旧区洗澡的地方好像不是太多,大部分是在穿过小树林到对面的一个澡堂——好像叫永平吧…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

旧区的同学一定还记得那个号称歌神的兄弟,每天下午上课时或者中午放学时候他都会出现在校门口,为我们壮行,偶尔还整只激情澎湃的舞蹈助助兴,我听的最多的就是《水手》...


恩师大爱篇


最后我想必须歌颂一下深深的影响我们,教导我们的老师们…

正是那些絮絮叨叨的女老师让我们学会了淡定,正是那些不苟言笑的男老师教会我们稳重踏实…谢谢你们!

一中老师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口流利的此地话,可能只有部分年轻的老师用普通话,向胜利啦,亭亭啦(任文亭)向来都是一口地道的条儿绒话…

前几天看校内照片时,发现胜利的人气最高,各种经典语录层出不穷,胜利讲课的最大特点就是贴近生活,科学来自生活的理论被他诠释的淋漓尽致,讲地球自转的时候就tiu起东地桶转几圈;讲黄土高原为啥能建窑洞时,就拿起黑板擦一顿摁,告诉你什么样的土层是抗压的;讲土质土壤的时候就通过他去南方一趟在途中抓起一把土看看了一下的事实来解释南北的差异…胜利诙谐幽默的风格把地理讲的是无微不至,深入人心…还有胜利的分儿头,最有份儿了,胜利说过“我看见你们一个个头圆乎乎的就可亲了…”大爱胜利,胜利V5。


为人不识高超英,你都妄为一中人。在领导界高超英的名气不逊于飞飞,兵兵;在教师界高超英的名望不亚与胜利,福才。那四个圈儿一直是其标志性的发型,就和贝克汉姆的鸡冠头一样,引领着一中的时尚潮流…其实我一直很是纳闷,为啥一个教地理的老师带了一个理科班3班…

实际上超英姐地理讲的也不错,尤其是区域地理也是很生动的,当然没有胜利那么有形,我觉得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她不会此地话…前些时日把超英姐的照片传到校内竟然引起一阵轩然大波,完全和胜利是难分伯仲,在一中地理界,男有胜利,女有超英,绝代双娇,谁与争锋!其他老师都是浮云神马的…

后来超英姐说是调到二连分校当校长了,再也没见过,超英老了,少了那时的风华正茂,唯有额头上岁月刻下的约等号…超英V5!


姜爱和董伟是我最爱见的两个老师,姜爱老师语文讲的很生动,而且讲课时候也很投入,第二启蒙老师。大学不开语文我认为是最CD的事情!董伟老师是东北人,和郭凤杰老师是老乡,讲课也很爽朗,有时候也会生气,但也是形势所迫无奈之举…董伟老师很好!


闫纯君老师也教过,我对这个老师的讲课风格不太适应,可能是我更倾向与相对活跃的课堂气氛,闫老师讲课有点沉闷,但是她很会照顾关心学生,班里的学生都很爱戴她…

英语老师吴丽芳是个很爱美的女老师,不苟言笑,理解很少,不知从哪说起…

张建军是个很日玄的英语老师,是英语界一朵奇葩,英语能用一口地道的此地话给你讲出来,你说咋地跟儿,两种不同的语种竟然融会贯通浑然天成到这种地步这是何等的语言功底,他常说的是:“一问你们问题,你们眼睛就突蓝突蓝的就跟个二筒时的…”,“一个个能代乎出的…”“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可能是性格的缘故和讲课风格的原因,男生都很喜欢他…

周文聪是个很不错的老师,尤其是讲诗词鉴赏的时候更是声情并茂,我特别喜欢听得就是他讲诗词,那表情就和他就是《琵琶行》里的白居易似的…太够劲儿了…

数学一直是我的痛呀,前几天看了一片《要是没有数学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帖子!的确如此,高一时候是郭老师,东北人,讲话时候是妙语连珠,一气呵成,时而严肃,时而温情,脾气很难把握。不过对班里的学生没得说。万千敬仰!

后来转文后是老罗带的,老罗个子不高,上课来,下课走,没见过几次笑,讲课很利索,老罗那时候带的是11班,很牛叉的班。再后来被发配的旧区后老罗就抛弃了我们,然后亭亭就出现了,亭亭讲课很特别,以错为主,经常大家一起做短文改错练习…后来才知道原来亭亭根本就不想带我们班。再然后就是刘春栓,栓哥的出现,栓哥的那个头呀,那个用无止境的晃呦,看的时间长了都眼花,但是,我说是但是,栓哥的课绝对是棒极了,那条理性,那连贯性,太霸道了,我的数列和立体几何就是他给开的光!


旧区还有几个国际友好人士,黑色儿的,来自加纳,我一哥们口语好,和那两个黑鬼处的不错,后来不知道那两个外教去哪了,再也没见过…我这人这辈子最恨两种人:一种是有种族歧视的,一种是黑人,还有一种就是不识数的…哈哈哈

生物老师认识续永红,尤其他说蛋白质的时候简直了都…

后来霍永平给来讲过一节课。那厮进来后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们说人类生存的第一要职是什么?”无人知晓!他拿起一根粉笔坚定的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生殖”!一片冷汗….

化学老师中韩德算是佼佼者了,个最不算高,但是口才杠杠的,效率极高,说话频率也极快,就和机关枪似的。唾沫星乱飞,要是在阳光明媚的上午你能在他面前看到隐隐约约的彩虹!不过这个老师酒量很好,而且特别爷们儿,敬酒时向来都是干了…

历史老师赵淑华,字写的很好,口头禅“怎么样呢”,华华很爱笑,表情一直很好,偶尔也会小生气一下,使得众家兄弟不悦…

别跟我笑,我是郭景耀,老郭是老一批老师中为数不多的偶尔使用集普话讲课的老师,后来调到星星小学当校长了,和超英一样,属于产房传喜讯——生(升)了。

郝恩荣的笑,向来是莫名其妙,晚自习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就是一顿笑,我一直觉得郝老师是一个很乐观的人,积极向上,保持一个好的心态是很重要的,一个豁达的老师才能包容学生的种种!这老师物理讲的不赖,尤其是牛顿那孙子的一堆定律,讲的更是头头是道…

政治老师王海龙是男老师界为数不多的能经常保存笑容的老师,他和男生们关系很不错,女生也很喜欢,海龙说实话你长的真的挺黑,海龙的口头禅“的话呢”…去年在新区门口还看见他和段书林在一起等2路哩…

常永珍,常头,政治界的战斗机,年轻时分就谢顶了着实有点遗憾,常头不爱笑,但骂起人来可是啥都能给兜出来,一片和谐之词,常头闺女也很高,经常欺负一个个不高的小男孩,我一直认为那个男娃娃有阴影了,被欺负还不跑…要不就是有企图,但也不应该呀…

王丽华老师是典型的母性气息很强的老师,把学生都给惯坏了,老老师都是把自己的学生当孩子的看,这一点年轻老师是比不了的…

我想可能在一中念书的学生基本一个年级的老师都也了解的差不多吧。

5班的龚爱兰老师在讲坛上晕倒,成为教师界的楷模;龚德清爱没事儿整两盅儿,所以眼睛总是耷拉的;马林凤儿慢两分…

40班的刘英梅那个老师算是顶事拉,不但管自己班,还费心马怕的管我们班,上操的时候我们两个班是隔壁,所以总能时不时被她醍醐灌顶一把,着实不爽。那老师可厉害了,骂人不带脏字,但你不是念及祖国尚未同意,台湾尚未回归,还有父母需要赡养,你被她教育完后就义的心都有…

32班任福财,江湖人称黑老汉,也是把学生宠着,不舍的骂不舍的打的,听说黑老汉经常会在晚自习的时候出现子在后门的玻璃上,一回头真能让他吓出个好歹来!其实师恩就是每个晚自习后门上出现的那张关切的脸…

刘春儿的班算是03届那会儿最大的班了,百十来号人,刘春老师带领着本班学生在课外活动时候在楼下拔河,吆喝声一片,我们在窗户上看着,我还记得最后一个是一很胖的哥们儿,那个岿然不动呦…每天一拔河,强壮中国人!刘春现在也成了副校长了,都在越来越好…

武福同个不高关键语文讲的好,还有能耐美丽的小娟,长得很好看,每个一中人都认识大概,但是嗓子好像有点粗,六七年过去了,小娟也老了,可能也是30出头的女人了,岁月不饶人呀,小娟也未能幸免…药匣子也是乐坛三杰之一,个不高,头黑菜菜的,还有师宁等等…

那时候几个音乐老师让学生学唱校歌,说这歌的作曲是我们著名的校友马俊英给整的,不过到现在也没学会,隐隐约约记得有几句好像是迎着朝阳…什么的…

《晨曲》作为一中的校报也很有政治色彩,好的版面全是些歌功颂德的文字,这领导长拉,那个领导短啦的,学生都懒得看,不过还是会有几个出彩的学生写点东西在上面,但是最喜欢的版面还是中缝儿,那里多是笑话之类的东西,就是中缝儿太窄了,二指宽点地方使我等看的不尽兴…后来校报有了新的用途——垫桌子。今年偶然看见一份04年的校报,看到一些投稿的同学和熟悉的老师和班级还是会有些亲切的…

一中的假期永远都是个迷,你永远不知道他啥时候放,就和UFO似的…

还有新区的小飞侠现在也不知道咋样了,是不是有了新的生活,有了安稳的家,希望她能好一点,让这个社会给予一点温暖…

似乎还有很多,我已无法记得,也已无从想起,这些年在一中作为一中人经历的和离开一中后的一些感想,本来计划写个千把字就行了,结果一些开就和跑肚了收留不住了就…

我想问问你:

你是否记得每周换座位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希望换到你喜欢的那个人旁边

你是否记得每次被同桌从睡梦中推醒回答问题的局促不安

你是否记得你故意哗众取宠仅仅是希望你喜欢的那个人多看你一眼

你是否记得每次回头时都能看到后门窗户上的那张脸

你是否记得每天丢着懂但还要强忍着背单词么

你是否记得老师要突击检查作业时你慌忙的抄袭同桌么

你是否记得考试时候那个小纸条么

你是否记得考完试以后相互对答案,为一两分和老师犟嘴么

你是否记得班里当时的那一对对小情侣么,他们现在哪里呀

你是否记得那个你暗恋的同学的名字么

你是否记得....

你是否记得....

也许你都记得....

也许你都不记得....

十多年了,我想起那些花儿中的歌词: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在一中时候从来没有体会过她的好,只是无止境的抱怨,牢骚,谩骂…抱怨着领导没事儿去衡水瞎转个嘛,回来后就弄了个周考,但我们在骂声中还得去考。

等离开一中的刹那才发现这真是我中学时代的结束,也许再也回不来了,成为你的一段编年史。也许在回来时已是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了…

那些校友在校内照片的评论,有的校友说,离开学校三四年了或者更长时间,有时候真的想回去看看,也不知道薛春才老师怎么样了,万泉哥老了没…原来我们真的有怀旧的一面,有思念的一刻…

有时候希望回去看看那些老师,有些老师也许退休,有些老师或许去他地工作,有的或许…我们也许真的再也听不到他们的絮絮叨叨,那些真心的嘱托和恨铁不成钢的怒骂…大学里带我们的老师很多,但到现在你拍拍胸口问问你记住几个,有的连名字都不知道…不是我们无情,不是我们不愿意亲近,有哪个老师会向高中老师那样的关心你,是的,大学是个培养独立的环境,或许我们还不适应没有老师关心的校园吧…祝福那些老师们…

有时候我们只是想回到那看球场边看看,哪怕就是个就在场边边看看学弟学妹们在上面跑,我们也会会心的一笑,毕竟我们那时候也这样…

有时候想回去再照几张大头贴,但是再也摆不出那些poss了,也不知道该把这些照片送给谁…

有时候想回去旧区的林荫道下遛遛,抚摸着那柳条,看看那绽放的黄玫瑰,红玫瑰,粉玫瑰…但却觉得身边少了一个人,一些人,一群人…

有时候…有时候…有时候…

我们在长大,在离开,有些地方注定要成为生命旅程的一站,我们会登上下一辆车为下一个目标追寻…就像胎盘离开母体后便是一个新的个体,但是有些感情有些地方却沉沉的、硬生生的被那个脐带所牵挂着,惦念着…

不论一中怎么样,但是我们得承认,我们在这里度过了最痛苦的年头,也度过了最有目标最有奔头的年月,一起经历了最纯真的中学时代…是是非非都已经不总要,更重要的是那些挥发后沉淀下来的…

那天看到白岩松说的一句关于家乡呼伦贝尔的一句话:“家乡就是那个你年少时天天想出去,现在又天天想回去的地方…”

我觉得这句话同样可以用在一中人的身上:母校是什么,就是那个在校时天天想离开,真的离开了又常常想回去看看的地方…


谨以此文献给离开一中不久、很久还偶然或时常惦念起这里的你们,我们,他们…


照片墙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这应该是下了早操的时候,乌泱泱的,啧啧

注意男女的正当关系

做早操,很牛逼的样子

来来来,我告诉你北方人怎么打雪仗

旧区的宿舍楼

旧区的操场

黑拉拉中间的那个厕所

红楼一梦

应该是初中部

改建后的土操场

八卦图

打过富含丰富矿物质的水么

你的肉夹馍是谁给你买的

喝面的话来这,亲个蛋

快过年了

没有人了,一个也没有

来,和哥说说你成功了么

青春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在桥这头瞭你,你在山内头尿也不尿我

下面的最远处就是大门

原生态厕所

这堵墙

住小树林的必经之路

爷们,是不是搁这扣过篮,你的装逼没人懂,但是我懂,因为你爱见的那个女女刚从这里经过

那天阳光正好

2013年的厕所有顶子了,再也不露天了

求实创新

2013年过年的时候偶遇我的胜利阿加西

校长我就不介绍了,他当年的故事我依旧记得

物理老师徐团凤老师

英语老师赵文秀,你跟她说说你的英语四级过了么

胜利最有分儿

佃斌的眼神....幽怨,迷离,惆怅,瞌睡,密乎,淡定,丢懂...啧啧,你又咋啦么,个出打蛋滴

一个脾气很好的化学老师-张亚中老师

生物老师张占霞

赵炯老师,你没收我的足球给我哇么,你留下哇做啥了

群英会,另外老薛你恼剩了么,看那迷露姑个纳的

政治组,海龙不知道你白点啦么,常头你的头发不知道掉完了,还有应该早就退休的丽华奶奶

语音组

语文组,看看咱们的语文老师,瞅瞅黑老汉任老师

化学组:韩德老师,你的唾沫星子呀...啧啧

音乐组,药匣子哦

好像是计算机

地理组:文科生的福音

英语组

生物组

数学组,数学,我人生的一个坎儿,差点没迈过去

历史组,看我们景耀

那时候的我们,我也不知道这个女女是谁了,只是在照片的时候发现这么一个图片,觉得很好,两摞书,中间个为梦想努力的人,这个人难道不就是当年的你,我,他么,不就是那段回不去的岁月么...祝福送给这个姑娘,送给每一个一中人,送给每一个为梦想不懈的人...一中的故事讲完了,但是,我们却一直在路上...


集宁一中吧(集宁一中那些事儿(旧区篇))的相关内容如下:

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番外篇|明朝那些事儿张居正篇|上帝们的那些事儿评价|明朝那些事儿朱由校篇|明朝那些事儿朱元璋篇|身上怕冷是怎么回事儿|上帝们的那些事儿奇书网|上帝们的那些事儿txt八零下载|上帝们那些事儿txt80|明朝那些事儿朱由检篇mp3下载|

本文标题:集宁一中吧(集宁一中那些事儿(旧区篇))
http://www.jianglexinxi.cn/yanergaozhi/605012.htm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