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乐在线新闻:【党史百年·红色将乐】挺进龙栖山

将乐信息网 http://www.jianglexinxi.cn 2021-03-21 19:06 出处:网络
将乐在线新闻:【党史百年·红色将乐】挺进龙栖山 1946年2月,中共福建省委在福州召开了抗战胜利后的首次会议。会议形成的一项重要决定是组建武装工作队挺进闽赣边,恢复和建立以建宁的腰岭为中心的闽赣边原中央苏区
将乐在线新闻:【党史百年·红色将乐】挺进龙栖山

1946年2月,中共福建省委在福州召开了抗战胜利后的首次会议。会议形成的一项重要决定是组建武装工作队挺进闽赣边,恢复和建立以建宁的腰岭为中心的闽赣边原中央苏区老根据地。会后,中共福建省委组建了闽赣边挺进队,由建松政特委书记陈贵芳任队长,全队80多人,配备有二挺机枪和充足的武器弹药。闽中特委书记黄扆禹随队同行。

3月底,闽赣边挺进队在陈贵芳的率领下从沙县高桥隆兴洋出发,向闽赣边挺进。由于挺进队人数多、目标大,尽管昼伏夜行,但仍被敌保安队发现,于是国民党当局即令各地民团严密封锁通往江西的道路,并调兵沿途追堵围截。

从4月18日至30日挺进队在明溪和泰宁境内与追堵围截的国民党保安团、警备队等作战6次,伤亡10多人,消耗了所携带的大部分弹药,最后在泰宁茅店村附近突出包围后被迫漏夜撤至善溪乡王古坪村的大山密林中隐蔽休整。一个多月后伤员和队员的体力有所恢复后即秘密后撤,进入将乐泰宁交界的杨梅坳和上华、陇源、高坪、草市、龙栖山、村头等地,最后撤回到沙县根据地。期间挺进队以“民变军”的名义在龙栖山一带进行游击筹款活动,挺进队中闽西北特委副书记林志群在杨梅坳结识了伪保长廖生茂,将草市村谢光池的家开辟为地下秘密联络点。认定龙栖山山高林密,地形复杂,交通不便,人烟稀少,又远离国民党的统治中心,是建立游击根据地的理想地方。

中共闽赣边地委进驻草市村

1946年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在福建的国民党正规部队全部调到北方进攻解放区,整个闽西北地区仅剩下一个保安纵队防守,兵力十分空虚。1946年11月至翌年1月,中共福建省委根据中共“七大”精神和党中央关于游击战争的指示,在古田县大陆村召开了为期75天的党代会,会议决定改称中共福建省委为中共闽浙赣边区委,下辖闽北、闽东北、闽浙边、闽西北、闽中等5个地委(后增加闽东、浙南2个地委),任命闽浙赣边区党委常委王一平为闽西北地委书记。1947年3月,中共闽浙赣边区党委根据陈毅同志的指示,决定再次实施挺进闽赣边、建立以建宁腰岭为中心的闽赣边原中央苏区老根据地,派常委王一平、候补委员沈宗文率50多人的武装与闽西北特委和闽西北游击支队会合后,将中共闽西北特委改称中共闽赣边地委,书记王一平、组织部长夏润珍、宣传部长林志群、武装部长沈宗文、电台台长张羽。同时组建闽赣边游击纵队,司令员沈宗文、政委王一平、政治部主任林志群、民运部长夏润珍、下辖4个分队和1个直属支队,共有人员120多人,机枪1挺。同时由区党委委员、赣南特派员黄扆禹、蔡敏、池冲、何占向等人组成的江西工作班子也随纵队出发,计划到达闽赣边后转往江西开展工作。

1947年3月,中共闽赣边地委和江西工作班子在南平的东坑乡召开联席会议,由于部分同志急于公开亮旗号,立即挺进江西边界,会议决定马上解决武器装备问题以扩大队伍。3月底,实施了里应外合夺取南平西芹军用仓库枪枝弹药的作战行动。由于计划暴露,导致2名游击骨干被捕,大批敌军向纵队驻地猛扑过来,游击纵队被迫精简了电台等笨重装备,轻装冲出包围圈,转移到沙县高桥的新坑根据地。

4月初,游击纵队从沙县夏茂的福岭石出发,开始向将乐龙栖山方向挺进。途中在一个纸厂休整了三四天,收编了一小股土匪(该股土匪在龙栖山设有接头户可供游击纵队利用),游击纵队人数达到150多人。由于队伍人数多,目标大,为了隐蔽,部队只走沙县明溪将乐三县交界的山间小路,进入将乐漠源乡鬼垒坑(贵仂坑)后,又在扁担山庙里休息了二天,派出侦察员化装成砍木头的工人侦察敌情,并物色了南口乡东坑沙溪村的贫苦农民李启华为地下接头户。第二天,游击纵队前进至离南口十多里的白沙土村,准备攻打伪南口乡公所,一则可以扩大影响,二则可以增加部队的武器弹药,游击纵队分队长暨文海化装成赶墟的老百姓,随着李启华进入南口街上侦察,发现伪乡公所的警备队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就急忙进入戒备状态。部队决定放弃攻打南口乡公所,当天晚上在白沙土吃了晚饭后,由李启华带路,连夜绕小路从南口村附近顺利进入龙栖山中的草市村。

草市地处龙栖山、白莲、黄潭三个乡镇的交界处,海拔829米,村后的龙上岽、宝山岽海拔分别为1457米和1255米。山高林密,周围没有其他村子,非常便于游击队转移和隐蔽活动。全村20多户,都是贫苦农民,容易进行组织和发动。部队进村后,在地下交通员谢光池的帮助下,游击纵队在村对面深山密林中搭建了茅棚,在草市村发动群众,成立了农会组织,建立了闽赣边第一个游击基点村,并成为中共闽赣边地委的驻地。当地群众不顾生命危险到白莲、黄潭、南口一带为游击队买日常用品和手电、电池等军用品,又把一担担大米、青菜、油盐肉等食品挑到接头地点,解决了部队的给养问题。游击纵队又派人与收编土匪在龙栖山的接头户张兆金(长汀人,在龙栖山当纸厂老板)取得了联系,做了龙栖山附近六个纸厂的工作,使这些纸厂都拥护和支持游击队。

游击纵队初步站稳脚跟后,在草市村召开了中共闽赣边地委和江西工作班子的联席会议,会上部分同志再次急于求成,提议攻打白莲乡公所,公开部队番号,公开挺进江西边界以扩大政治影响。但由于白莲乡公所离龙栖山太近,容易暴露目标,加上派出去的侦察员回来报告说敌人已有所戒备,所以决定部队向西绕道,改为攻打明溪常坪乡公所。4月13日晚上游击纵队由谢光池带路从草市村到达明溪常坪乡公所附近隐蔽起来。第二天(14日)上午利用墟天顺利打下乡公所,一举击毙敌警备队9人,俘虏10多人,缴枪20支,手榴弹数枚。并打开粮仓,把3万多斤稻谷分给赶墟的群众。还在常坪乡张贴布告,公开亮出游击纵队旗号。午后,游击纵队撤离常坪乡公所,大白天公开向盖洋方向进军,但才走了十多里路,就受到明溪县保安队的阻击,后面地方保卫团、大刀会也追了上来,前后包抄。游击纵队只好沿着杨地村大洋窠的峭壁陡坡边打边撤,战斗持续到晚上8时,游击队才甩掉敌人。战斗中分队长李辉和一名战士壮烈牺牲。16日,游击队经罗翠进入坪地,被迫返回龙栖山草市村。

游击纵队撤回草市村后,中共闽赣边地委与江西工作班子再次召开联席会议,总结了挺进一个多月来的经验教训,认识到公开游击战争的条件尚未成熟,特别是离开根据地的行动只能使自己的力量受到损失。在严峻的事实面前,“公开亮旗号挺进江西边”已不可能,为此江西工作班子的黄扆禹、蔡敏、池冲、何占向和一个带路的江西老乡5人只好离开部队,化装成商人绕道自行前往江西。

日益巩固的游击根据地

4月24日,中共闽赣边地委在草市村召开了地委常委会议,进一步总结经验教训,重点研究了目前的形势和今后的工作意见。提出“要加强群众联系和斗争,反对军事冒险”。会议决定将部队分散隐蔽活动,由暨文海率领一个分队前往万全的高坪、陇源、上华、阳源和与泰宁交界的杨梅坳一带活动,为游击队继续前进打前站,由林志群、唐仙有、王德标率17名游击队员组成敢死队返回沙县福岭石根据地牵制敌保安队,并筹款解决部队的给养问题。王一平、沈宗文、夏润珍率直属分队和3个分队继续在龙栖山周边发动群众,进一步建立和巩固根据地。

会后部队立即分头行动,直属分队在靠近草市村的石排场、沙溪仔、余家坪一带活动,在沙溪仔的密林中搭建了草棚,建立了活动据点。暨文海率小分队进入高坪、陇源、上华、阳源、杨梅坳后,先后发展了半坑村的吴青元、段上村的付华峦、付兆根、上华村的肖其云、阳源村的谢广兴、高坪村的谢根全等作为游击队的地下交通情报员,并在高坪的山洋磜水尾搭建了草棚,建立了游击根据地。游击队的一支小分队在南口一带隐蔽活动,住在沙溪仙家庙,在李启华的帮助下发展了东坑村李文德、李金荣、李昌华、肖春生等人为地下交通情报员。一天晚上王一平提出要李文德等几位地下交通情报员歃酒盟誓,誓言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争取今后更大的胜利”。喝完血酒发完誓,王一平指着沙溪庙的菩萨说:“他为大哥,是今晚立誓的见证人,我们之间不分大小,一律以同志相称。”第二天王一平、沈宗文、陈明辉叫李启华带路到沙溪村对面五岭山的大山窠密林中搭建草棚,建立了游击根据地,交代李启华如果村里的男人被抓壮丁的话,就让他们到草棚来躲避。游击队的另一支小分队在黄潭一带隐蔽活动,发展将溪磜下纸厂的张廷恩、谢地鳌坑村严厝的伍观林、南口陈厝村上磜南纸厂的兰刘章等人为地下交通情报员。黄仕进率另一支小分队进入龙栖山里山和村头一带隐蔽活动,发展里山岩磜坑黄发子纸厂的黄发子、谢保兴、谢顺高、黄开老、吴流芳等人为地下交通情报员,小分队来来往往都来到纸厂休息,到厂后一般工人都不能外出,需购买物资由黄发子、谢保兴、谢顺高等人负责。有一天,谢顺高、黄开老、吴流芳3人到明溪常坪购买电池、食品、青菜等,由于谢顺高购买电池过多,引起敌保安队怀疑,导致3人被捕,游击队得知消息后迅速转移。

从4月24日至6月16日,王一平、沈宗文、夏润珍率游击纵队在龙栖山及周边一带坚持发动群众,开展抗丁抗粮、减租减息、清算恶霸、伸冤报仇的革命斗争,活动范围遍及沙溪、王厝排、舍坑松毛岭、大叶山、岩磜坑、大排窠、上仰、龙蓬、茶坑、林坑、到潮、下渡、将军顶、村头、际下、陈厝、东坑、田角、半坑、阳源、梅石、上华、陇源、高坪、杨梅坳等村庄,进一步巩固了龙栖山游击根据地。

由林志群等人率领的敢死队从4月25日离开龙栖山后,昼伏夜行回到夏茂福岭石根据地,经过多次侦察和周密策划,林志群于5月30日将敢死队秘密开到离沙县城关5华里外的公路边设伏,5月31日截劫了国民党运送现钞的一辆票车,缴获现金3000多万元,长短枪6支。票车被劫后,国民党当局立即调集保安纵队和附近六、七个县的自卫团进行“围剿”,在当地群众的掩护下,敢死队与敌追捕部队在沙县九都山周旋了15天,终于突破重重封锁,跳出包围圈,返回沙县富口根据地,稍事休息后林志群于6月中旬率领敢死队带着缴获的现钞返回龙栖山草市村。

林志群率领敢死队筹了大笔款项胜利返回龙栖山后,书记王一平决定在草市村再次召开中共闽赣边地委常委会议,会上各路负责人介绍了前一段的工作情况,并研究了下一步的工作部署,大家对挺进初期地委联席会议不顾主客观条件和敌我力量悬殊的实际情况,急于公开亮旗号,急于缴枪扩大队伍,搞脱离群众、脱离根据地的军事冒险行动,致使部队遭到不应有的损失,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王一平作了自我批评,并主动承担了全部责任。会议认为龙栖山村庄稀少,单靠几个纸厂起不了大作用,现在敌人又在龙栖山周围驻兵,大家主张尽早向前运动发展,建立新的立足点,逐步向闽赣边界靠近,但主力部队应先找个稳妥的大山潜伏下来休整,然后分成几支大小不一的武工队进行活动。

会后,在暨文海小分队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林志群率领3个队员组成武工组进入万全与泰宁交界的杨梅坳,找到原先结识的老保长廖生茂,在廖生茂的介绍下与杨梅坳几个头面人物歃血为盟结拜兄弟,第二天,廖生茂和廖连生(天上岗村人)带领林志群等人到离杨梅坳3华里的狮子岩、天上岗和距杨梅坳5华里的盖竹洋等三个村庄察看地形,这里地处将乐、泰宁、明溪三县交界处,山高林密,交通不便,地方偏僻,便于封锁消息。三个村庄仅40多户人家,且生活清贫,群众容易发动,他们都乐意帮助游击队工作。于是王一平、沈宗文率部队离开已住了3个月的草市村,于6月底将部队拉到狮子岩。不久又在盖竹洋的树林里搭起了茅棚,安营扎寨进行休整。几天后廖生茂又带了新保长饶冬福(池潭人)上山与游击队领导认识并结拜兄弟,不久成立了杨梅坳村贫农困,由天上岗的廖连生任贫农团团长,由廖生茂任老年会主席,杨梅坳成为闽赣边游击纵队建立的又一个游击基点村。此后,游击队又先后在万全的上华、陇源、高坪、阳源和泰宁的焦溪、上坊、张地、李家地一带建立了贫农团、老年会等群众组织,通过一个多月的工作,将这一带建成了巩固的根据地。

痛失龙栖山游击根据地

7月初,在盖竹洋的竹棚中,中共闽赣边地委再次召开常委会议,决定主力队伍暂时隐蔽在盖竹洋整训,由王一平、林志群率领一支精干的武工队继续前进打前站,在龙安、善溪、大布方向建立新的根据地,使游击纵队向闽赣边界再靠近一步。

会后,王一平、林志群率分队长暨文海、中队长童启华、王德标等22名能征惯战的武工队北上向龙安、善溪、大布方向挺进,可是武工队离开盖竹洋后的20多天中,一路上到处遭到敌保安队前堵后追四面包围,途中交火接战7次,造成武工队二死一伤,在大山密林中武工队左冲右突与敌周旋20多天,才历尽千辛万苦突出包围圈,于7月底撤回到杨梅坳根据地。

种种迹象表明游击队内部已出了叛徒,其中以接头户伪保长饶冬福最为可疑。原来,饶冬福、廖生茂、廖连生三人已向泰宁国民党当局自首告密,致使游击队行踪提早被敌人掌握。7月25日将乐、沙县、泰宁、明溪、建宁五县的军事科长还在明溪常坪乡公所召开了联防会议,决定自8月1日起对五县交界的龙栖山实施重点围剿,并制定了加强情报联络的办法。

王一平、林志群回到盖竹洋后连夜召开中共闽赣边地委常委紧急会议,根据小分队一路连续挨打而盖竹洋出奇平静的异常情况,分析内部已出现叛徒,判断游击纵队已处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为争取一段短暂的休整时间,让被打得筋疲力尽的小分队恢复元气,会议制定了一个麻痺敌人的突围计划。

会后林志群下山找到饶冬福,佯称20天后前线司令部的陈司令将亲自来到盖竹洋召开闽西北各县地下党领导人的会议,委托饶冬福、廖生茂等人买二头猪一头牛,还有鱼肉鸡鸭等副食品,同时游击队还制造假像扩建竹棚、拓宽操场、平整道路,并请各村群众代表来盖竹洋召开座谈会,还给到会群众分了“功劳证”。游击队的行动果然麻痹了敌人,国民党当局推迟了五县会剿的时间,决定等开会时将闽西北地下党一网打尽。

8月18日,经过10天的休整,地委部署游击队分三路按计划突围:第一路林志群、王德标2人于18日天黑后从盖竹洋经杨梅坳、上华、陇源、高坪、龙栖山到将乐。再由将乐转沙县到福州找省委汇报。第二路由王一平、夏润珍率地委机关直属分队的20多人于18日午夜秘密撤出盖竹洋,经上华、陇源、高坪抵达龙栖山草市村,到达草市村后王一平夏润珍和4名武工队员留下继续工作,由蔡文明负责率领地委机关其余人员经龙栖山、南口、漠源回到夏茂福岭石根据地。第三路由沈宗文率主力部队40多人计划于19日晚秘密撤出盖竹洋,向南突围经明溪到清流的嵩溪一带山区开辟根据地,约定了在嵩溪的联络地点和办法,但沈宗文不相信内部有叛徒、盖竹洋已被敌军重重包围的判断,没有按计划行动,只把队伍拉到杨梅坳和上华、高坪、陇源几个村的大山密林中迂回活动,没有脱出包围圈,致使后来王一平派到嵩溪的地下交通员在约定时间和地点找不到沈宗文,沈宗文由此与闽赣边地委失去了联系。

王一平、夏润珍在草市村住下后,夏润珍麻痹大意约见了土匪接头户张兆金,而此时张兆金已自首叛变,见王一平夏润珍人少,就谎称附近的纸厂有款可筹,请夏润珍派人跟他去取,夏润珍信以为真,就派随行的叶分队长(江西人)、叶德明班长(古田人)和二个警卫员共4人跟随而去,致使王一平夏润珍身边未留下一个保卫人员。张兆金将4人骗到一个破败的纸厂后,纠集土匪将4人全部杀害,然后回头来抓王一平和夏润珍二人,准备送国民党当局邀功请赏,幸亏草市村群众见张兆金率众进村,急忙预先赶去向王一平报信。王一平和夏润珍闻信后各自只抓了手枪便逃出香菇棚,当时王一平正患疟疾发高烧跑不动,又在树林里丢失了近视眼镜,跑不久就与夏润珍互相失去了联系。于是夏润珍丢下王一平独自回到沙县根据地。王一平躲在密林草丛中藏了二天后才被草市村的群众发现,群众给他送来了衣服和食物,还为他带路,把他送回夏茂福岭石根据地。

9月初,黄潭乡公所开会,将乐县国民党当局把张兆金从王一平公文包里缴获的文件、地图等进行通报,布置各村封锁道路,实施清剿。地下交通情报员付华峦将开会情况报告了沈宗文,沈宗文才将部队转移到明溪、宁化交界的宁化泉上、泉下一带,但部队在这一带活动受挫,沈宗文又把队伍拉回龙栖山,由吴青元带路在高坪山羊磜的密林中搭棚宿营。在山羊磜住了十多天,沈宗文决定向将乐方向突围,游击队昼伏夜行,在南口茶坑村的一个香菇棚里住了一天,当天晚上出发后,在前面开路的尖兵杨治金不幸被群众安装的虎箭射中,抬回茶坑村用草药治疗无效死亡,耽误了二天时间,而且闹哄哄的暴露了目标,敌保安团立即包围过来,沈宗文只得率队伍再折回杨梅坳一带。此后,沈宗文率部一直在龙栖山、上华、高坪、陇源、阳源、杨梅坳一带进行游击活动,期间,发展了翁其富、翁根文、翁生春等为地下交通情报员,还派了一位姓陈的中队指导员去福州找城工部的关系,但没有联系成功。

1948年1月15日,沈宗文、暨文海和警卫员3人到万全阳源的翁厝活动,会见了保民代表翁俊宗、伪保长翁有祥、副保长翁求林,教育他们要认清形势,不要做危害游击队的事。晚上12点后,翁其富、翁根文、翁生春3位地下交通情报员将他们送回游击队营地。1948年2月,饶冬福久等王一平、林志群不归,国民党当局知道上了游击队“金蝉脱壳”的当,既抓不到大头目,便向仍在杨梅坳活动的游击队下毒手。2月12日,国民党泰宁县县长与县保安队队长等率一个连的兵力从泰宁出发,到离天上岗2里地的神仙岩潜伏下来,派廖连生挑了几斗米到杨梅坳游击队驻地,佯称将乐黄潭乡联保主任准备带十几支枪起义。沈宗文信以为真,连警卫员也未带就跟廖连生去了天上岗,与饶冬福商议收编黄潭警备队的事宜。事先埋伏在屋后的保安队一拥而上将沈宗文抓获,保安队连夜袭击了游击队驻地,游击队在睡梦中仓促应战,部队被冲散,余部20多人在暨文海、唐仙有的率领下且战且退,突围到万全上华的楮树坑中隐藏了两个晚上,找到地下交通员吴青元,取了吴家中仅有的二斗米后继续转移,经许坊、陈坊转移到高坪山羊磜的大山中。然后派出童启华到天上岗寻找沈宗文,得知沈宗文已被捕,余部20多人只好转到山羊磜十多里外的水尾大山中搭棚隐蔽。为了防止暴露目标,部队不与外界接触,30多天中战士们没吃到盐米,只吃清水煮笋充饥,在群众掩护下,部队躲过国民党保安队的搜捕,国民党泰宁县保安队在附近一带搜索了一个月找不到游击队的行踪,只好撤回县城。

3月中旬,游击队根据侦察判断敌军已撤,于是秘密与翁厝的地下交通情报员翁其富、翁根文取得联系。翁其富、翁根文二人急忙赶到山羊磜,挑了六斗米到游击队驻地帮助解决粮食问题,在探清龙栖山一带的敌军动静后,将游击队带出山羊磜,分手时翁其富将自己的手电筒和脚上的胶鞋脱下来送给暨文海。游击队经草市到南口东坑,在东坑才吃上一个月来的第一顿饱餐。当天晚上游击队由李启华带路继续前进,沿途经漠源、伍坊、顺昌元坑,直至第三天晚上,暨文海、唐仙有、童启华、孔德成、王德利、王生等20多名战士才终于回到夏茂福岭石根据地。

游击队撤走后,龙栖山、万全老区经受了敌人的残酷摧残,半坑村的吴青元被大言乡保长谢祥仔抓去押往将乐,后押到南平关了一年二个月,出来后被迫外逃他县。翁厝的翁其富、翁根文、翁生春三人被将乐伪警察局抓去关了三个多月,受尽严刑拷打,最后家里用23担大米才保出来。白莲大王村的张廷恩躲避搜捕,其岳父陈伏言被抓去用枪击伤头部,伯公陈伏祥被抓去拷打吊问,受尽酷刑,后来托人向伪县警察局局长王邦光和黄潭伪乡长邹文德送钱送礼才放出来。谢地村严厝伍观林被捕后受尽严刑拷问,最后被逼疯,南口陈厝的兰刘章被抓去打得死去活来。龙栖山岩磜坑纸厂工人谢保兴、谢顺高、黄开老、吴流芳被常坪乡公所抓去关押3个多月,受尽酷刑,最后每人交了100块大洋才放出来,谢顺高放出来后因伤重不治身亡,谢保兴被迫逃亡外地,在敌人的残酷摧残下,许多人家破人亡,倾家荡产,但英勇的老区人民坚信黑暗必将过去,光明即将到来,仍不屈不挠地坚持抗争,直到解放的那一天。

来源:《将乐红色故事汇》 游永涌

编辑:林吟

审核:董观生

有什么悄悄话要告诉小编的不?

来互动区留言呗!

没有!?那点个“”行吗?

本文标题:将乐在线新闻:【党史百年·红色将乐】挺进龙栖山
http://www.jianglexinxi.cn/jianglexinxi/627782.htm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