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乐在线新闻:长文披露!三明警方破获25年前将乐博物馆命案细节曝光

将乐信息网 http://www.jianglexinxi.cn 2020-09-15 13:02 出处:网络
将乐在线新闻:长文披露!三明警方破获25年前将乐博物馆命案细节曝光 2020年9月9日,人民公安报刊发文章《向命案积案宣战》,详细报道了三明警方破获25年前将乐博物馆命案,披露了大量细节。
将乐在线新闻:长文披露!三明警方破获25年前将乐博物馆命案细节曝光

2020年9月9日,人民公安报刊发文章《向命案积案宣战》,详细报道了三明警方破获25年前将乐博物馆命案,披露了大量细节。

命案积案像一块石头,压在被害人亲属的心头,不管过去多少年,凶手不明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们的人生;

命案积案像一块石头,压在所有参战民警的肩头,不管岗位变换多少次,一份未完成的使命一直铭刻在他们的脑海。

在“云剑-2020”行动中强力推进命案积案攻坚,是公安部党委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充分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年代久远的陈年命案,被时间的尘埃一层层覆盖。然而,有那么一群人,执着拉住时间的缰绳,定要揭开案件的真相。“全国文物安全卫士”、革命烈士廖国华的家人终于在25年后等到了真相大白的这一天。

将乐县隶属于福建省三明市,是一座历史文化古县,有着近2000年的历史。将乐县博物馆是一座百年老屋,青砖墙面,大青石地面,给人一种庄严神秘之感。1995年,博物馆副馆长廖国华被杀,震惊中央。直到现在,在博物馆里行凶杀人的案件在全国都属罕见。

陈永贞是案发后将乐县公安局第9任局长。7月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云剑-2020’行动提供了良好契机,使这起案件在25年后成功告破。最要感谢的是案发第一时间参战的民警,特别是当时的法医路闽泉。正是因为他们细致的工作,才给这起案件的破获提供了可能。”

廖国华是土生土长的福建省将乐县人,从19岁起先后在18所山村学校任教,多次被县、乡评为先进教师。1986年,组织安排他担任将乐县博物馆副馆长,这一年他46岁。至今,人们还记得他到任后立下的“人在文物在,我与文物共存亡”的誓言。

那时候,博物馆人少,缺乏物防技防设施,廖国华经常在博物馆值班,基本上没在家过过春节。

1995年7月5日,廖国华在博物馆守夜。6日早上,工作人员一走进博物馆就发现地上有血迹,之后看到廖国华倒在内天井处,身边是一大摊鲜血。8时30分,将乐县公安局接到了报警。

第一个进入现场勘查的民警是郑继伟,当时他刚刚从刑警大队调到治安科工作。接到立即出现场的电话时,他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在将乐县公安局,他算是最有经验的痕迹检验民警,这个现场非他不可。

他神情凝重地走进博物馆,发现从边门到大厅,再到值班室,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血。廖国华如同一个血人,身上刀伤很多。地上有两副眼镜,一副是廖国华的,另一副推测是犯罪嫌疑人的。地上还扔着几把十分锋利的锯片。“我的第一反应是搏斗很激烈。”为了给照相、法医、侦查民警争取时间,他快速划分出保护区域和可步入区域。

路闽泉是当时将乐县公安局唯一的法医。接到出现场的通知,他提起检验箱就往外边跑。博物馆离公安局很近,跑步过去只要两三分钟。

“现场的血实在太多了,地面、墙上都是喷射状、挥洒状血迹。”他对尸表进行了仔细检查,看到廖国华的伤口很多,主要集中在头面部、躯干部、手部,十分零乱。路闽泉当了10年的法医,出过多起命案现场,这一起让他的心情格外沉重。眼前的廖国华,身中31刀,从口部到耳边被割了一条大口子,右颈动脉被割断,心脏被扎2刀。

这时候,他听到有人说:“经过认真清点,馆藏文物、标本安然无恙。”他的眼前模糊了,对廖国华肃然起敬。馆藏的1000多件文物没有丢失,闽西北仅有的一件国宝宋代鸡首壶安然无恙。

由于案发时下雨,加上地面条件不好,现勘人员只提取到半枚血足迹,不具备鉴定价值。虽然现场搏斗的场面很大,可现勘人员没有提取到犯罪嫌疑人的指纹。那个年代,指纹是刑侦技术的“第一把交椅”,它可以起到直接认定犯罪嫌疑人的作用。

路闽泉竭尽全力把尸体检验工作做得细之又细,并且对现场提取的血样进行了ABO血型检测,结果发现两种血型,被害人廖国华是A型血,嫌疑人是B型血。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除此之外,他似乎做不了更多的事情。但是,他下意识地认为,他还可以再多做一些事。他说:“看到廖馆长牺牲得那么壮烈,我就想要多提取一些东西。当我听说没有提到指纹和足迹后,就想多提一些血样,为破案增加一点希望。”

木门槛上有血,路闽泉削下来薄薄的几片老木头;草叶上有血,他就小心翼翼地把草叶摘下来;瓦片和地面上有血,他就用纱布蘸取。回到检验室,他把提取到的十几份检材妥善处理,木片、草叶放在安全的地方晾干,之后先收进牛皮纸袋,然后套上一个塑料袋,最后装进一个大信封,写好标签。“我们那个年代,都是靠的一些土办法,牛皮纸防潮,塑料袋防水、隔离空气。”

经过现场勘查,警方判断犯罪嫌疑人翻墙进入大院,从边门钻洞撬锁进入将乐县博物馆大厅。从大厅往展厅走的过道是一座天井。副馆长廖国华的尸体就在这里,这里也是打斗最激烈的地方。地上有廖国华使用的警用手电筒。由于打击力度大,手电筒头部已经扭曲。地面血量很大,墙面上有下滑状血迹,地面和草叶上有滴落血,警方由此判断嫌疑人很有可能在打斗中受伤。

廖国华为保护文物跟歹徒殊死搏斗的事迹传开后,将乐百姓被深深地感动,要求公安机关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

案情重大,将乐县公安局全警动员,分成6个小组投入侦办工作中。现任将乐县公安局副局长的戴燕明也在参战民警之列,他当时被分到文物爱好者调查组。然而,民警奋战了3个多月,案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从此,戴燕明的心头压上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虽然全局行动告一段落,但是刑侦大队还要继续侦办。时任刑侦大队大队长柯勇决心手擒疑凶。

1996年春节前,将乐县公安局抓获了一名犯罪嫌疑人,从年龄、身高等特征上看与专案组分析刻画的嫌疑人十分相像。那时候,DNA数据比对对很多人来说还很陌生,局党委听说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可以做检测,就指派法医路闽泉赶赴北京。

这是路闽泉生平第一次去北京,他心里满满都是希望。他只拎了一个小包,里面装了几件衣服,把装有血样的牛皮纸袋夹在衣服中间,以防丢失。那时候,从将乐到北京,要先坐长途车到厦门,再坐两个白天、一个黑夜的火车。在车上,他没怎么睡,也没怎么吃。下了火车,路闽泉就迷路了。他几经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了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把犯罪嫌疑人的血样和现场提取的嫌疑人血样递给了收检员,“一周才能出结果”,这是路闽泉办完鉴定申请手续后得到的答复。

路闽泉哪儿也没去,过了两天就去物证鉴定中心问,答复“过三四天再来”。第5天,他终于拿到了鉴定报告:送检的两份血样DNA不同一。犯罪嫌疑人被排除了,带着这个失望的消息,回家的路上他闷闷不乐。

回到将乐的时候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九,这个消息让全局民警都没过好年。过年前,廖国华的爱人来找时任刑侦大队大队长柯勇询问案件的进展,他无言以对。柯勇回忆当年的情景,这样告诉记者:“廖副馆长身上的伤,多得让人不忍目睹,那是我从没见过的惨状,由此也可以想见他保护文物的决心有多大。案发后的两年,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个案子上,一心要给他和他的家属一个说法,可是一直都没有进展。”

2020年7月6日,被害人廖国华家属给将乐县公安局送来锦旗。

2000年,将乐县公安局抓获一名十分可疑的犯罪嫌疑人,路闽泉再次前往北京。这一次依然是失望而归。他不仅为没有比中而失望,而且对于损耗了一部分检材感到十分心疼。之后,DNA检验普及率逐年提升,这起案件的检材又检验比对过多次,消耗量很大。到2006年路闽泉调离刑警大队,看着所剩不多的检材,他千叮咛万嘱咐,把所有案卷、物证一份一份地移交给自己的徒弟谢晋洪。即使这样还是不放心,每当听说送检,他都要追着打听结果,并且假装随口问一句:“这回用了几份检材?”

尽管大家都认为廖国华副馆长是为了保护文物牺牲的,但是由于犯罪嫌疑人没有抓到,事件无法定性,因此廖国华无法被评定为革命烈士,他的家属不仅无法享受相应的待遇,而且内心深处剧烈地疼痛着。在廖国华安葬的那一天,他17岁的孩子说:“我相信爸爸的血不会白流。”从此,他们一家人生活在等待真相的岁月中。

每逢佳节,虽是万家灯火,但总有几盏灯照不亮心房。逝者已去,但生者难安,一起未结的命案给被害人家属带来的伤痛长久而深重。

将乐县博物馆副馆长廖国华牺牲得十分惨烈,他身上的每一道伤,都在证明着自己保护文物的决心,都在重复着“人在文物在,我与文物共存亡”的誓言。他被害后,他的妻儿一直为他不能评定为革命烈士而感到深深地遗憾,而将乐县公安局每一名民警都在为不能及时擒凶而感到深深的自责。2009年,有关部门和组织经过多方调查考证,本着不能让英雄流血、家属流泪的原则,终于将廖国华评定为革命烈士。

尽管如此,将乐公安民警仍然不释重负,下定决心要还廖国华副馆长及其家属一个真相。将乐县公安局副局长戴燕明在1995年案发时还是一名新警,他积极参战,没日没夜地排查、分析。“直到现在,廖馆长女儿说的那句‘我相信爸爸的血不会白流’都一直在我耳边响起。廖馆长的尽责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所以不管多少年过去,只要我还是一名警察,就要追查到底,绝不放手。”

“云剑-2020”行动打响后,按照“应检尽检”的要求,4月底,三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锡章要求将乐县公安局把廖国华副馆长被害案的相关检材送到市公安局重新检验。

多年来的反复检验使检材损耗严重,血样告急,现在只剩余两片带血痕的草叶。这次能不能检出新证据?

路闽泉的徒弟谢晋洪现在是刑侦大队的教导员,他说:“血样都是师傅当年提取的,他交给我时再三嘱咐一定要保存好。这些年来,我也是像对待宝贝一样地保管着。”尽管精心保管,但是草叶上的血痕经历25年的岁月流转,是否会变质发霉?这些都让谢晋洪心里打鼓。三明市公安局法医对血样进行检验,第一次效果不好,这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第二次检验的结果出来,大家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不但数据良好,而且经过比对,初步判定了犯罪嫌疑人的生活范围。

将乐县公安局立即组成专案组,由副局长戴燕明带队前往莆田市进行排查。黄智勇是这起案件的主办民警,入警8年,他说:“我刚入警的时候就听师傅说过这起案件。这是扎在我们将乐公安民警心上的刺,不管是谁走了,都放不下这个案子,不管是谁来了,都要背上这份责任。”

在莆田市公安机关的全力配合下,他们排查出重点人员2万多名,再结合对犯罪嫌疑人的刻画等条件,排查出700余户进行入户走访。整整30天的时间,专案组民警披星戴月地穿梭于大街小巷,田间地头。然而,事情进行得并不那么顺利,没有一人与犯罪嫌疑人的DNA同一。

就在大家犹疑的时候,排查的最后一户人家出现了情况。通过了解,这户人家的独子陈某犯罪嫌疑上升,他早已不在老家莆田市居住,现在居住在南平市。

将乐县公安局局长陈永贞立即带队实施抓捕。6月3日,专案组连夜开车5个多小时到达南平市,4日,对陈某实施了抓捕。

陈永贞在第一时间讯问犯罪嫌疑人陈某,开口就说:“我是将乐县公安局局长。”果然,陈某对“将乐县”三个字十分敏感,心理防线瞬间瓦解,他低声说:“哦,将乐的。”随后,陈永贞问他:“你在将乐干过什么?”陈某说:“是博物馆那件事吗?”

根据犯罪嫌疑人陈某的交代及现场勘验的结果,专案组还原了案发经过。1995年7月6日凌晨2点多,陈某翻墙进入博物馆院内,随身携带工具包,包内装有自制刀具、锯片、螺丝刀等作案工具。他从边门撬锁进入馆内,走进大厅,正在往展厅走时,脚下一绊,工具包落到地上,发出响声,于是立即躲了起来。廖国华听到响声,拿着手电筒从值班室走过来察看,很快就发现了陈某,并用手电筒砸向他。陈某掏出刀具,狠狠地刺向廖国华。搏斗中,廖国华大声呼救。住在博物馆旁边宿舍的人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抓小偷,救命!”然而,他的呼喊声并没有唤醒这沉重的夜。大约两三分钟后,廖国华轰然倒下。丧心病狂的陈某用螺丝刀撬锁后潜入展厅,刚一进去就触发了报警器。他惊慌逃窜,途经值班室时看到警报台,就进去关闭了警报器。之后,他想从原路逃跑,没想到自己右手受伤较重,已经无力攀住高墙,瓦片上、墙面上、草丛里留下血痕。他惊慌地到处乱蹿,最终借助一处沙堆翻墙逃了出去。

听说此案告破,将乐县百姓奔走相告。面对记者的采访,当地群众纷纷表示:“现在公安真是厉害!我们都以为没有希望了呢!”

局长陈永贞把破案的消息一一告诉曾经参战、已退休的老民警。没有他们过去的付出,就没有现在的收获。

副局长戴燕明说:“如果不是程序要求,我真想在第一时间就把破案的消息告诉廖副馆长的家人,他的血绝对不会白流。今天,我们终于还给大家一个真相,廖副馆长是为保护国家文物牺牲的,是当之无愧的革命烈士。”

刑侦大队教导员谢晋洪迫不及待地把好消息告诉师傅路闽泉。正在外地旅游的路闽泉立即赶回了将乐县。他激动得几个晚上都睡不着,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他和战友们已经盼了25年。

来源:人民公安报

编辑:罗惟鸿

审核:陈世亮

本文标题:将乐在线新闻:长文披露!三明警方破获25年前将乐博物馆命案细节曝光
http://www.jianglexinxi.cn/jianglexinxi/478775.htm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