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雄新闻网提供: 梅岭得名小考

将乐信息网 http://www.jianglexinxi.cn 2021-10-11 19:59 出处:网络
南雄新闻网提供: 梅岭得名小考 江西地名研究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地名资讯 关注

南雄新闻网提供: 梅岭得名小考


江西地名研究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地名资讯

关注

“汉塞雄千古,庾关阻万里”。绵亘在广东南雄与江西大余两县边境上的梅岭,是一座以地理位置优胜而著称于世的名山。

梅岭的称谓甚多,台岭、东峤、大庾岭、连溪山,皆其历史名称;又因其地在秦汉时期设置过军事关塞,故还有秦关、横浦、塞上等代称。梅岭之名,乃是现在的习惯称谓。关于这个称谓的由来,《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梅岭”条目下并载两个解释:一说“庾岭多梅,亦曰海岭”;一说“岭以梅鋗得名”。《江西通志·山川略》“大庾岭”条目下载:“古称塞上,亦称台岭山,又称梅岭,以岭多梅得名,或云高帝时梅鋗家岭下名梅岭”。二者解释相类似。

1919年版的《大庾县志》对“梅岭因梅鋗而名”的说法持反对态度,认为“旧志与通志(指《江西通志》)均失考”,而坚持“因岭多梅故名”的观点。与《大庾县志》相反,《南雄府态》“大庾岭”条目下载:“秦并六国,越王踰零陵往南海,越人梅鋗从之,至台岭家焉而筑城浈水上,奉王居之。乡人因谓台岭为梅岭”。坚持因人而名的观点。粤中名人如郭棐、欧大任、屈大均、范端昂等均持这种观点。清阮元主编的《广东通志》对这个问题则持谨慎态度:“梅岭祇以多梅之故,或谓以梅鋗得名,殆未是据”。(《广东通志卷113·山川略14》)。

笔者赞同“梅岭因多梅而得名”的观点,现提出自己的管见,以求教于大家。

梅岭得名与梅鋗其人无关的理由有三:

其一,梅鋗避居台岭之事,《史记》、《汉书》无记载。

历史上确有梅鋗其人,因佐项羽、刘邦反秦有功而得封侯之赏。据《史记·项羽本纪》载:“番君吴芮辛百越佐诸侯,又从入关,故立芮为衡山王,都邾······番君将梅鋗功多,故封十万户侯”。但有关梅鋗避居台岭,“筑城浈水之上,奉王居之”一事,《史记》、《汉书》均无记载。同时保存至今的数以百计的古人咏写梅岭的诗文中,宋以前的作品都没见提到梅鋗之事。故明清以来的地方志和私人杂著中提到梅鋗的史迹,其资料来源可信度太低,不足为据。

其二,梅岭之名比大庾岭之名晚出现,是梅岭非梅鋗而名的一个间接的证据。

越“使人函封汉使者节置塞上”,(《史记·南越王列传》)“南野有台岭山”(《后汉书·邵国志》),是“塞上”、“台岭”这两个名称的最早出处。唐《元和郡县志》载:“大庾岭,本名塞上,汉伐南越,有监军姓庾城于此,故名。”这说明,古台岭的改名是因汉代守将庾胜之故。据笔者推测,很有可能在汉代后期台岭同时又有大庾岭之称了。郦道元《水经注》“连水”条目下载:“水出南康县凉热山连谿,山即大庾岭也,五岭之最东矣,故曰东峤山”。这里的“连水”,即今源于梅岭的长浦水。郦道元的这条注说明了两个问题:其一,郦道元是南北朝时期的北魏人,一生都生活在北方,却对从未到过的南方大庾岭这么熟悉,这是他对前人留下的资料细心研读的结果。由此可知,早在郦道元生前的两晋至三国时代,大庾岭之名已经知闻于天下了。其二,郦道元指出大庾岭还有东峤山、凉热山等别名,就是没有提它还有“梅岭”这个别称,可见大庾岭之名比梅岭之名要早出现并较早得到世人的公认。关于这一点,我们还可以从成书比《水经注》早半个多世纪的《南康记》里找到印证。《南康记》载:“大庾多梅,亦曰梅岭”。这里用“亦曰”两字,足资证明“大庾岭”得名在前了。中国人还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惯例,即从同时代的人物中挑选人名作山名时,总是选取与该山关系密切人物中的最有名望的人物的名字。梅鋗与庾胜同是西汉初期人物,庾胜不过一个边关守将,而梅鋗是汉朝的开国功臣,其声望当然远在庾胜之上,台岭若果是他避居和举兵反秦的发祥地,当地群众定会取他之名名山的,然而事实上却取了庾胜之名,这就没有什么别的理由好解释,只能从梅鋗无避居台岭之事的角度来理解了。

其三,赵佗割据岭南前后的今南雄县地,根本不存在梅鋗举兵反秦的条件。

清范端昂《粤中见闻》称:“秦末大乱,百粤叛秦,众推公(指梅鋗)为长。公下令举兵,户出壮丁一人,领以户将,使合传胡害将之。战,则编为什伍,领以队将,使母余将之。将士受命。”按照范氏上述的说法,梅鋗不仅奉王居今南雄浈水流域,并且还在这一带招兵买马,拉起了一支反秦除暴的武装来了。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有可能吗?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明白,绝无这个可能性的存在。因为在赵佗割据岭南前的秦王朝时期,秦派有“一军守南野之界”,并在台岭上置关驻以重兵防守,其时,今梅岭以南的山麓皆为秦兵的驻防区域,外来人梅鋗怎么可能在秦兵的防区内筑城安家,奉王居之并聚兵谋反呢?显然不可能。而当秦末天下大乱之际,南海尉赵佗则乘机移檄告横浦、湟溪、阳山诸关戌守之秦兵,令他们绝秦新道,闭关待变,并派兵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其时,包括今南雄、始兴在内的粤北地区全在赵佗的军事控制之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雄心勃勃的赵佗是不会容许一个流亡而来的梅鋗奉王居辖区内,并组建起一支不臣属于他的武装的。

综上所述,梅鋗避居台岭之事实难成立,故台岭改称为梅岭与这位功高勋殊的反秦名将无关。如果只是把它作为一种民间传说以增加游客兴趣的话,那倒未尝不可;但如果把它作为一桩史实载入地方志书,那就太不严肃了。

大庾岭又称梅岭,实因多梅之故。古时那地方不仅梅多,而且梅奇。《白氏六贴》云:“庾岭多梅,南枝既落,北枝始开。”这种处于古代南北交通咽喉要地上的奇特的梅花景观自然格外引人瞩目,使其远播芳名,久享盛誉。古往今来,“庾岭寒梅”的神韵不知牵动过多少文人雅士的情思。唐代的诗人宋子问、刘长卿,宋代的大文豪苏轼,元代的大臣伯颜,明代的礼部尚书丘睿,清代的经学家朱彝尊等历代过往梅岭的名士都曾留下了咏梅诗作。正如元代侍郎聂古梅作诗所云:“黄金台上客,大庾岭头梅。如是无诗句,梅花也笑人”。仅笔者搜集到的留存至今的庾岭咏梅诗亦不下百余首。这说明自古多娇艳之梅的大庾岭,世人以梅名山是很自然的。“梅岭”名称的最早出现是在晋人编的《南康记》一书中,该书云:“庾岭多梅,亦曰梅岭”。尔后,随着历史的推移,大庾岭的概念逐渐扩大,变成了包括今大、小庾岭在内的大庾岭山脉的总称,而梅岭则逐渐成了梅关所在的古台岭独座山头的习惯称谓。

古之台岭因形状而名,别称塞上因设施而名,改称庾岭因人而名,继称梅岭则因物而名,这就是梅岭的历史名称的演变过程。


作者:罗耀辉

来源:《广州史志》1995年C1期

选稿:何铂羽

编辑:袁云

校对:邹怡思

责编:张纯瑜


微信扫码加入

中国地名研究交流群

QQ扫码加入

江西地名研究交流群

欢迎来稿!欢迎交流!

转载请注明来源:“江西地名研究”微信公众号

本文标题:南雄新闻网提供: 梅岭得名小考
http://www.jianglexinxi.cn/gedixinxi/00638013.htm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